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贸易战是两国供给侧改革较量 遑论美启全球产能置换
2018-04-30 19:50:15 - -
股票双向交易,注册送8800

  在人类发展的长期历史进程中,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历史或以不同的方式重演,或把我们带到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

——刘鹤在第48届世界经济论坛致辞

今天,没有比研究里根经济学更重要的事情了。因为中美都在进行一件貌似相同思路的经济改革,那就是全力争夺制造业。

5年前,一帮中国经济学者,成立了学习里根经济学的“新供给学派”,鼓吹要进行中国的供给侧改革。2015年11月10日到18日前后九天,中央四次提及“供给侧”改革,昭示着 “供给侧改革理论话语”确立。而去产能称为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

中国开启供给侧改革一年后,视里根为偶像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上台后的一年多时间,特朗普的三板斧,“照猫画虎”,完全跟里根学,紧缩的货币政策、放松经济管制、减税和扩大财政政策。

然而,中国在特朗普上台这一年多时间内,社会债务总规模狂飙,国内一线、二线和三四线城市房价翻番,扩大总需求政策不得不“踩刹车”。而供给侧改革,在国内总需求萎缩和外需下滑预期情况下,其正面效应正在消退。

到了今天,特朗普国内政策顺利推进完成,按照里根经济学套路,特朗普的全球贸易战开始四处开火。如果换个语境来讲,美国贸易战也是一种全球范围内的供给侧改革,美国要进行商品出口国的去产能,将全球制造业产能置换回美国,对接以美元信用为基础扩张带来的需求,形成内部供需循环。

为应对这种潜在影响,中国扩大了减税范围,并再一次提出扩大“总需求”,中国恐怕又一次陷入 “踩油门”和“踩刹车”的老问题当中。一旦继续采用刺激性措施,对于中国本已严重泡沫化经济而言,风险巨大。

当务之急是,将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调转矛头,不能让中国制造业承受高昂的原料成本,努力增厚制造业利润,将制造业留在国内。

数据显示,中国制造500强企业平均利润率近年来持续维持在3%上下,而上游原料、电力等行业利润竟然高达32.9%—120%。即便出现如此超额利润的情况下,中国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依然脚步不停,规模反而进一步扩大,真是匪夷所思。

如果利益长期上述两大类企业之间的再分配,下游制造业利润空间被挤占。不用等到美国启动全球产能置换行动,中国的制造业就已经流失殆尽。

中国的“新供给经济学”

实际上,中国经济学人追寻里根经济学的脚步,比现在的美国要早。还在2012年11月,曾任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的滕泰就率先呼吁学习里根经济学,发表《新供给主义宣言》一文,被称为是中国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创立者和倡导者。

2013年初,贾康、姚余栋等7人组成“中国新供给经济学研究小组”,历经多次内部研讨及小组成员流水作业的12次比较重大的修改和补充完善,撰写了《中国需要构建和发展以改革为核心的新供给经济学》,宣告中国新供给研究群体诞生。

一时间,国内经济思想界掀起来一场供给侧改革的大讨论。这个新供给学派针对的是什么问题?是中国经济的老问题,宏观调控中的“踩油门”和“踩刹车”问题。

很久以来,中国经济有一个死循环:每当经济增速有所下滑,决策部门往往会加大投资、放松信贷“踩油门”;每当通胀有所抬头,决策部门又会减少投资、紧缩信贷“踩刹车”。在踩油门与踩刹车的颠簸行进中,投资猛增、货币超发、产能过剩与垄断加剧、高利贷泛滥、中小企业倒闭潮轮番上演。

对于这些问题,新供给学派学者认为,宏观调控中盛行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用来刺激总需求增长,没有对症下药,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实现预期目标的空间已经不大。而应该在供给端放宽管制,解除供给约束,降低税赋。

随着学者呼吁渐起,中央政策也开始重视。2015年11月10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首次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这标志着“供给侧改革”第一次真正地进入中国政策语言。随后,2015年11月10日到18日前后九天,中央四次提及“供给侧”改革,昭示着新一轮改革指导精神的“理论话语”确立。

特朗普要追寻里根经济学脚步

在中国启动供给侧改革一年之后,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不止一次强调,里根是他最欣赏的总统,而且还抓住所有机会在推特上晒自己与里根的交集。里根也被美国人视为最伟大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说,“里根能处理好,我也能。”

目前,特朗普推出的经济政策,也被认为追寻里根的脚步,把里根上台后的三板斧,学的有模有样。

1、紧缩的货币政策。当时,里根时代由沃尔克任主席的美联储大力收紧银根,以此抑制通货膨胀。2018年2月5日,特朗普任命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走在加息的路上。

2、推动放松经济管制的改革,包括减税。当时里根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48%降低到34%,降低了14个百分点。到特朗普时,再一次启动了自里根时代以来最大规模减税,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 35%降至20%,15个百分点的减税幅度甚至高于里根时期的减税幅度。与此同时,特朗普还主张撤销《多德-弗兰克法案》,放松银行监管。

3、推进了积极的财政政策。里根当年以军备竞赛为主要形式,极大地提高了美国的政府开支,刺激了美国的国内经济。今年2月,特朗普公布了总计4.4万亿美元的2019财年预算案。其中美国军费,总计为7160亿美元,实现历史性大幅增长。

在三板斧之后,里根又做了什么呢?当年,里根政府实现大规模减税政策后,财政赤字大增,美国经济自1983年开始好转,但是利率居高不下,美元汇价明显偏高,刺激了进口的增加,最终导致贸易收支和财政收支双赤字的急剧扩大。美国对日本 、西欧出现了大幅贸易赤字 , 贸易摩擦加剧 。贸易战开始登上舞台。

从特朗普刚上台的三板斧来看,推进速度惊人,效果明显。所以贸易战比预期更早开始登上舞台。

中国供给侧改革更多是不同部门的利润调换

过去一年,在特朗普积极推进国内政策时,中国迎来供给侧改革的收获之年。回头看,2015年底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中,供给和需求侧都赢来了巨大的变化。

扩大总需求方面,措施非常猛烈。2015年底之后一年多时间,货币政策极度宽松,央行直接将利率调低到了1.5%史上最低水平,配合各种金融监管措施放松,资产荒开始登场,而财政政策扩张非常明显。2015年成为PPP项目元年,棚户区改造元年,各类投资规模已超2008年的4万亿投资计划。

在供给方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启动,以“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为重点的改革任务得到了有力的贯彻落实。其中,去产能是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

需求和供给两处发力,是2015年底改革的特色和亮点,以往都是总需求刺激为主。特别是,去产能在行政化措施强力推进之下,产量大幅萎缩,而总需求又在扩张之中,导致供需失衡,上游价格猛涨。

统计显示,2016年至2017年,煤炭领域退出产能4.4亿吨。同一时期,钢铁行业累计化解过剩产能1.15亿吨,同时1.4亿吨“地条钢”得到全面清理。去产能涉及的相关行业经营改善、利润状况大幅回暖。2015年,煤炭、钢铁行业的利润分别为441亿元、526亿元,2016年两者分别为1091亿元、1659亿元,2017年更是达到了2959亿元、3419亿元。

与此同时,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刺激之下,总需求大幅扩张,政府、居民都在加杠杆,国内一线、二线和三四线城市房价实现翻番,社会债务总规模继续膨胀。在这种情况下,总需求政策又一次不得不“踩刹车”。而供给侧改革,在总需求萎缩情况下,其正面效应正在消退。

如何评价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的结果?来看一下外界对此的典型看法。

去产能行业的经营状况好转,是以抬高其他行业成本为代价,挤占了其他行业的利润空间。去产能行业更多集中于上游行业、重工业、国有企业,而其他行业更多集中于下游制造行业、轻工业、非国有企业。

这不但可能对资源配置产生扭曲影响,而且一旦外需扩张中断或出现逆转,则去产能的可持续性将面临问题。从中长期角度来看,利益在上述两大类企业之间的再分配,不但削弱了整体工业企业的投资增速,也可能不利于提高经济的潜在产出增速,甚至可能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冲击。

美国式供给侧改革开始粉墨登场

其实,换个语境来讲,美国贸易战也算是一种供给侧改革,美国对商品出口国进行去产能,将海外商品产能置换回美国,对接美国信用扩张带来的需求形成内部流动。特朗普提出的“让美国制造业再次伟大”,要让制造业工作回流美国的想法,其实就是一种全球范围内的产能置换。

这个设想已经超出了里根经济学的设想。当年的里根,为了降低贸易赤字,汇率战是重头戏。特别是1985年是重要年份,那一年是美国自 1914 年以来第一次成为一个净债务国的一年。 据美国官方统计, 1985 年 9 月底美国的外债约达30亿美元。在 1985 年美国贸易逆差达到创纪录的 1500亿美元,其中对日逆差约 50 亿美元, 占三分之一左右。

1985年9月,美 、日 、德等五国财长与中央银行行长签订“广场协议”,旨在联手干预汇价,压日元 、马克等升值。这一协议虽然没有公开发表,但是还是对市场产生了强烈的“政策宣示效应”。

与此相应,日元对美元的汇率急剧上升,从 1:240 到 1:200 进而突破了 1:150 。日元在短时期内的急剧升值,导致日本从 1986 年下半年出现了短暂的经济衰退。为了避免日元对美元过度升值,西方七 国 1987 年 2月在巴黎签订“卢浮宫协议”(Louver Accord),随后日本中央银行的官方贴现率降到创记录的 2 .5%的低水平。与此同时,日本广义货币增长率也大幅飙升到 12 %。

随着景气回升,日本中央银行开始寻找机会诱导利率上升。但是,恰恰在这一时期 ,准确地说是在 1987 年 10 月 19 日爆发了“纽约股灾”(即 black Mon-day)。为了防止世界经济重蹈 1929 年的覆辙,美日联手大量提供资金干预股市、汇市,使世界经济在极短的时间内躲过了一次大劫难,但是对于日本来说,真正的灾难却刚刚开始。站在今天回头看,从里根开始,美国双赤字之路越走越远。但是日本经济的灾难,仍在延续。

按照现在特朗普的思路,美国的各个贸易赤字来源国,都要缩减对美顺差,自愿施行配额制度。一定程度讲,美国置换产能式贸易战,是以抬高其他行业成本为代价,挤占了其他国家行业的利润空间,将全球制造业带回美国,是重新资源配置。

当务之急是将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调转方向

对比一下日本当年,美国对日逆差仅为1/3时开始贸易战,而今日中国,已经占到美国贸易逆差的一半。无论协商结果如何,贸易顺差出现下滑已经是市场预期之中的事情。

面对全球最大进口国美国的一系列动作,中国应该首先将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尽快调转方向,大幅降低原料价格,提升下游制造业利润水平,将企业争取留在国内,而不是再次“踩油门”。否则,一旦美国启动全球产能置换行动,对于中国去产能政策下的下游制造业来说,将是“雪上加霜”。

根据中国统计局4月27日的统计数据来看:

今年头3个月利润情况,采矿业等上游原料行业达到了2011年以来最好水平。

在主要行业利润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增长1.2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64.1%,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长42.7%,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增长32.9%,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9%,是同比增长最快的五个行业。

1-3月份,采矿业实现利润总额1375.4亿元,同比增长36.1%

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实现利润总额1120.6亿元,增长30.4%。

相比较而言,中下游的制造业才实现利润总额13037.2亿元,增长8.2%。

从另外一个数据来看,中国制造500强企业平均利润率,2011年为2.9%,2012年为2.23%,2013年为2.15%,2014年为2.1%,2015年为2.18%,2016年3.3%,对比一下上游原料行业32.9%—120%的高昂利润,差别之大令人咋舌。比如,4月26日酒钢宏兴公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实现净利4.21亿元,同比增加410.98%。

有意思的是,即便在如此高昂的利润面前,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依然脚步不停。最近,有关部门又提出,2018年退出粗钢产能3000万吨左右,基本完成“十三五”期间压减粗钢产能1.5亿吨的上限目标任务;力争化解煤炭过剩产能1.5亿吨左右;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
广告

呜呼哀哉,如果利益长期在上述两大类企业之间的再分配,下游制造业利润空间被挤占。其实,不用等到美国启动全球产能置换行动,中国的制造业就已经流失殆尽。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