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养老金入市“打底年”:选股谨慎偏爱打新 权益类基金作用可期
2018-01-05 14:52:32 - 21世纪经济报道 - 王丹
中国基金网每日基金资讯

1月3日,人社部基金监管局副局长汤晓莉在《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发布式暨社保基金投资管理研讨会上透露了养老金投资运营的首份年度成绩单:从目前收到的财务报告看,2017年底达到5%或超过5%的收益率不成问题。

对这一收益率,目前来看市场反响不一。

有分析人士表示,整体来看,运营的首年收益率能够超过通胀率、银行储蓄利率和国债利率,算是实现了较好的绝对收益。但也有评论人士认为,年化5%的收益率相比同期其他资管产品收益应属中等水平。

汤晓莉也坦言,从和委托省份的交流看,他们对5%的收益率还不是相当满意,希望投资回报率越高越好。

谨慎的投资首年

“2017年是养老保险投资运营的第一个整年,社保基金理事自是相当谨慎,作为‘打底年’,可以说他们采取了审慎的投资原则,并没有很激进地大量投资股票市场。”汤晓莉解释。

与公募基金去年整体的收益情况相比,参与投资运营的养老金在权益类产品方面确实投入不多。

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2017年,纳入统计口径的128只标准股票型基金平均净值增长率为16.66%;纳入统计口径的342只混合偏股型基金平均净值增长率为15.33%。

市场反映的现象亦然。据去年三季报显示,基本养老金账户组合只出现于6只个股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且合计持股市值不到2亿元。

相对于二级市场直接买股票,这些养老金组合账户似乎更倾向于网下打新。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自去年5月份以来,养老金账户开始参与新股网下配售,不完全数据显示,有18个养老金账户先后参与,涉及170只个股,共获配新股约1518次。

由此也不难看出投资管理人的审慎态度。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部分公募基金人士处获悉,养老金账户的投资是有非常严格的持仓和投资纪律限制的,并每日上报情况。因为责任重大,对安全性要求自然更高,即使没有明确的盈利要求,但在没有建好安全垫的情况下,基金经理都不敢贸然下手。

入市资金最多不足1800亿

在汤晓莉看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方法无外乎开源与节流,而“开源”就是把已归集上来的养老保险基金搞投资运营,实现钱生钱。

她透露说,到目前为止,全国已有9个省份和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委托金额为4300亿元。此外,西藏、甘肃、浙江、江苏也打算委托投资运营,可增加投资金额约1500亿元。

“13个地方合计5800亿元投资金额。”汤晓莉认为,这与4万亿元的养老保险基金累计余额相比还是比较少的,距离我国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达到万亿级别也有一定差距。

“可投入股市的资金就更少了,如果以30%可入股市的上限比例计算,5800亿元参与运营的养老金可入市部分最多也就1740亿元。”1月4日,上海一位公募基金的投资总监称。

这相比沪深两市约58万亿的A股总市值来说,不过千分之三。该投资总监表示,其实,目前市场热议的养老金入市对股价的拉升作用几乎可忽略不计,而正面影响更多是有利于促进市场长期价值投资理念的形成。

收益率水平是关键

公募基金2017年的良好表现有目共睹,此前也有诸多资管界人士表态,公募基金应该是养老金投资的主力军。2016年12月披露的基本养老金中标的21家投资管理人中,基金公司占到14家。

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日前表示,受托关系、托管安排和每日估值这三点均被基本养老基金、社会保障基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采用,它们是公募基金制度的核心,也是公募基金为什么能成为养老金投资管理主力军的重要原因。

2017年,养老金账户投资为何落后于公募基金整体收益,这就与风险偏好低直接相关。正如汤晓莉在论坛上所说,“在基金的安全跟基金的高投资回报之间,必须要有一个权衡,不可能既要社保基金理事会做到万无一失,又要特别高的收益率,这个目标很难实现。”

中欧基金董事长窦玉明表示,养老投资经常被误解成需要绝对地安全第一,所以只能投资于低风险产品。事实上,养老基金属于长期资金,每年资产价格的波动并非真正的威胁,其真正的威胁在于为了确保每年都有盈利,致使长期回报低微、达不到退休后体面生活的最终目的。

他建议应充分利用好养老金的长期投资属性,争取更好的投资回报。其中,投资工具的收益率水平是关键。

据Wind资讯及人社部公开数据显示,当前银行1至3年定期存款的年收益率约为1.5%至2.75%,银行理财产品年化回报率在3.4%至4.95%之间,企业年金十年年化回报率约7.6%,而权益基金过去十年的年化回报则将近15%。

钟蓉萨也认为,应该是通过资产配置和风险控制让养老金投资更安全。不能将安全性简单地理解为绝对保本,也需要看到投资收益不足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