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叶檀:公募基金为什么总是站不直?
2011-03-02 10:46:00 - 中国经济网 - 叶檀
中国基金网每日基金资讯

  中国公募基金饱受诟病,遭遇人才流失、信用不佳之苦,即使有种种政策优惠,公募基金要成为未来的主流投资者非常困难。公募基金显示了中国金融行业滞后的冰山一角。

  3月1日,东方基金在官网公布变更高管人员的公告,宣布原董事长李维雄去职,由杨树财接任董事长,李于去年8月26日离任,而证监会核准高管任职资格是今年的2月28日。

  东方基金难得的会议纪录被曝光,显示了公募基金背后的乱象。公募基金为什么总是站不直?东方基金成为难得的负面样本。

  2010年2月,明星基金经理付勇离开东方基金,背后是一连串难以言说的事件,最引人关注的是股权纠纷。这家基金公司从成立第一年的人员流动后就由大股东东方证券主导,其他派系人士不合则去。而在原属东北证券(000686)内部人士大起争议后,付勇等人坚决求去,两年之后,从董事长、董事到基金经理大换血。而基金持有人对所发生的一切都只能忍耐,再忍耐,他们除了赎回份额用脚投票外,基本没任何自救渠道。

  与此相同的还有益民、博时等基金。据报道,成立于2005年年底的益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有过两次股权变动,每次变动都伴随着业绩的波动,而核心人员纷纷持冠。也就是说,基金公司股权的变动,就意味着公司风格与投资风格的大变动,从这个角度来说,股权变动相当于一家新公司成立,以往的业绩全部清零,一切重新开始。付勇作为东方基金的核心人物,风格较为激进,而继任者庞飒则截然不同,自称曾看着概念股疯长而坚守自己的持股不动;自称投资理念是稳定,保持投资风格持续稳定,以及投资业绩的稳定。

  不管投资理念如何,好的投资者具有共通的性质,金融市场的投资人才千里难求,尤其是公募基金人才纷纷流失、基金经理成为菜鸟培训班的时候,对于投资人才的打压损害的不仅是公募基金效率,更说明在公募基金,投资能力必须让位于公司政治,是谁的人才是能否站稳脚跟的关键。

  公募基金被人诟病效率低下,与任人唯亲不唯贤、充斥七大姑八大姨有关。有人曾统计过,基金管理者与监管者之间的关系网,可谓蔚为大观。不仅如此,由于基金公司报酬丰厚、闲职有高薪,各方争入公司者如过江之鲫。

  东方基金新独董矫艾辛女士,其履历包括,历任中国银行长春分行营业部经理、营业部、贸易部及外联副行长,纽约分行营业部经理,伦敦分行营业部、贸易部、人事行政部助理总经理、信贷审批委员会委员,英国AVELINGBARFORD重型卡车制造厂业务拓展(亚洲)董事,香港怡和办公设备有限公司业务拓展经理、高级顾问;现任香港捷成(中国)贸易有限公司企业关系及特殊项目部总经理、上海分公司总经理。但有传言称矫女士与东北证券董事长矫正中有关系。两年前,正是矫正中亲自将单宇送来了东方基金。但此传言未经证实。

  基金管理混乱却未被追究。根据会议纪录,东方基金原董事长李维雄指出公司“去年发生了两起很严重的分管风险控制的事情”。第一件事,东方基金先后对东方精选(400003)进行3次赎回,但并未发布任何相关的申购和认购公告,违反了证监会相关规定。此外,成立于2008年6月的东方策略成长(400007),规定“投资于债券资产的比例为基金资产的5%~40%”。但成立1年多,该基金各季报中均未配置任何债券资产。如此显违契约的行为,未受到任何惩戒。基金虽然饱受责难,却印证了一句话,胳膊断了折在袖子里,表面一团和气。到现在为止,没有基金因为内部治理结构红脸的事,从监管到股东取得共识。东方基金同样如此,据媒体披露,有关方面并不愿意股东之争扩大。

  公募基金的激励机制大成问题。2008年,59家基金公司的424只基金亏损总计15000亿元,其中股票型基金亏损9740亿元,占整体亏损额的65%;混合型基金累计亏损4057亿元,占整体亏损额的27%;封闭式基金累计亏损841亿元,占整体亏损额的5.6%,非股票型的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成为仅有的两类盈利基金。当年国内60家基金公司的管理费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307.32亿元。旱涝保收的铁饭碗,是计划经济时代在金融领域的最后一丝余光。

  基金大股东或者一股独大不受监管、或者股权争夺大起内讧、或者固定管理费收入掠夺基民、或者成为大金融航母的盘中餐,所有这一切,都违背基金成立的初衷,基民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漠视。而这一关键问题,在修订的《基金法》草案上终未涉及。